岳红和许胜想不通,许诗雅也想不通。

  当她被连夜审问的时候,依旧想不通,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是怎么像白家行贿的?一共给了多少钱?”

  面对这样的问题,许诗雅除了摇头,还是摇头,“我没给钱,我没有行贿,真的没有。”

  审问的李干事不耐烦,“许诗雅,你这样一味抵赖是没有用的,你也别想着白家在保你了,白家自身难保了。”

  许诗雅拼命摇头,“我没有抵赖,我真的没有行贿,我就是去他家帮忙做保姆了而已。”

  “做保姆这事一会也会调查,你先交代你给了多少钱吧?你和白家的白玲玲是同学是吧?是她主动和你要,还是你主动给她的?”

  “真的没有给钱,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行贿,我是清白的。”

  许诗雅哭了一路,求了一路,声音已经沙哑,眼睛红肿爹不成样子,哭都哭不出来了,整个人濒临崩溃。

  “我真的没有给钱,我真的就是去他家里帮忙了而已。”

  许诗雅呜呜哭,她怎么能告诉这些人,她是用她的身子得到了这一份工作。

  她是靠着取悦白大民才得来这份工作的啊。

  可是这种话打死也不能说,说了她就毁了,比行贿还可怕。

  许诗雅现在就祈祷白大民没被调查,希望他不要说出她的事情了。

  “许诗雅,你不要在抱着侥幸的心里了,这件事闹得很大你知不知道?是市里亲自下令调查的,一切都会查得一清二楚。”

  “你要知道,如果你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能还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你一直这样固执下去,是要坐牢的!”

  许诗雅听到坐牢眼底就只剩下惊恐。

  “不,不,我不能去坐牢,我没有行贿,真的没有...”

  许诗雅濒临崩溃,可是这边已经确信她行贿了,所以一直逼问,许诗雅被逼问得最后实在扛不住了,又是在太害怕去坐牢,顺着本能保护自己。

  “我真的没有行贿,不是我行贿的...”

  李干事眼睛一亮,“不是你行贿的,那是谁行贿的?”

  许诗雅咬牙,痛苦闭上眼,“这件事是我妈帮我办的,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许诗雅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心里拼命告诉自己,没错,就是这样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她不知道,都是岳红在做。

  她不能去监狱啊。

  她才二十二岁,她还有大好的前程,她还没结婚还没孩子,还没找到一个好老公,怎么可能去坐牢。

  她不能.....

  李干事眼睛亮晶晶的急忙记下,“岳红行贿了多少?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许诗雅摇头。

  李干事追问,“那谁知道?谁和你妈妈做了这件事?”

  “我不知道。”许诗雅还是摇头。

  李干事板脸,“许诗雅,你要知道,你必须配合,如果不配合,是要坐牢的...”

  许诗雅一抖,“我...我爸,还有我爸,这件事都是我爸妈张罗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许诗雅捂着脸,“我能交代的都交代了,你们快放了我吧,你们去问我爸妈,要抓也抓他们,不要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

  许诗雅就这样把岳红许胜给卖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51中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来,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来最新章节,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来 新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